>

王大广:华北联大的办学特色及历史贡献

- 编辑:乐虎游戏 -

王大广:华北联大的办学特色及历史贡献

现实是历史的延续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等教育是从中国近代以来的高等教育发展而来的。这个历史既包括从北洋大学、京师大学堂、南洋公学为起点的近代高等教育,也包括共产党创办的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为代表的红色高等教育,这是两大源头,都对新中国高等教育产生了深刻影响,后者在大学制度、办学理念等方面的影响超过了前者,奠定了新中国高等教育的理念与制度基石。从高等教育史看,陕北公学等体现中国共产党创办的新型高等教育的雏形,是新中国新型高等教育之源、是新中国新型高等教育之根,是新中国新型高等教育的红色基因,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摘要】作为一所诞生于抗日烽火中的大学,华北联大在短短9年的办学期间创造了辉煌的成就,她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主张并实行思想自由与学术自由,创造了一套新的教学制度和教学方法,实行思想政治教育与专业教育有机统一,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继承和发扬华北联大的优良办学传统,对于我们走好中国特色高等教育之路,坚持教育自信,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具有重要意义。

图片 1

一、中国共产党人不仅把发展教育事业看作一种奋斗目标,更是当作一种实现革命与建设事业总目标、总任务的重要手段

华北联大的诞生与发展,是适应中国革命形势与任务的必然要求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和党的建设工作,强调指出,我们的高校是党领导下的高校,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回顾历史,我们党创办高等教育起步于革命时期,面对民族危亡,中国共产党富有远见卓识地在硝烟战火之中创办了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延安女子学院、鲁迅艺术学院等一批高校,为中国革命培养造就了一大批能堪重任的“民族脊梁”。陕北公学作为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创办高等教育的典型代表,体现了党早期创办高等教育的办学理念与教育方针。回顾和研究这段历史,对于深刻认识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具有重要的启迪意义。

教育与社会发展的关系历来是各国政府和政党所高度关注的问题,如何看待这个关系,涉及到教育在社会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涉及到中国共产党人对教育基本性质的认识和发展教育事业的基本方向。在20世纪20年代,对于这一问题,争议很大,有人把教育看作救国救民的唯一希望,有人主张教育要超然于社会的政治经济之外。前一种观点即“教育救国论”,后一种观点是“教育清高论”。这两种观点,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尽管有其积极意义,如有利于全社会重视教育,有利于保持教育的相对独立性,但是,从其理论基础和思想方法来看,它们是片面的、错误的。其理论基础的根本缺陷在于它们要么是以抽象的人性论为基础,将人看成是可以脱离社会而可以随意加以培养的人;要么以乌托邦式的社会理想为基础,将美好社会的实现寄托于人的高尚道德的培养和良好性格的塑造上。从其方法论来看,都是用形而上学的方法看待教育与社会发展的关系,要么将教育看成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要么将教育发展与社会事业的发展隔离开来。这些观点在实践上面,也产生了一些消极后果,即没有正确认识教育在社会矛盾运动和发展中发挥作用的政治经济条件,忽视了教育的社会属性。

1939 年春夏之际,随着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为了巩固其占领区,日寇向华北军民实施大规模“扫荡”,并且妄图渡过黄河进攻我党中央所在地陕北。与此同时,国民党也开始实施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不断制造摩擦事件,加紧封锁陕甘宁边区。当时,在陕甘宁边区,我们党一共办了17 所学校,有师生数万人。在战火逼近陕甘宁边区时,中共中央决定疏散学校,减少非战斗人员。但这些学校去哪里成为一个关键问题。“在日寇战火迫近、顽固派封锁加紧的形势下,我们有些学校是向后退到甘肃去呢?还是向前挺进到华北前线去?如果退到甘肃去,那里有顽固派困扰,是死路一条。党中央决定陕甘宁边区几所主要的大学大部分师生向前方挺进。”于是,中共中央决定将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安吴堡战时青年训练班、延安工人学校四校联合,成立华北联合大学,并于1939 年7 月7 日抗日战争爆发两周年纪念日举行了成立大会,由成仿吾任校长兼党团书记。毛泽东同志亲自到场发表了重要讲话,号召全体师生“你们到前方去创造根据地,不但要争取民族的解放,而且要争取社会的解放。”为华北联大确立了明确的办学宗旨和方针。

一、坚持革命教育方向:为民族解放事业服务

马克思主义认为根本不存在天生的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不存在一个能够超然于社会之外的教育,也不存在一个可以单纯被教育所随心所欲加以设计和改造的社会。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的教育是“资产积极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是为资产阶级服务的,其实质就是“把人训练成机器”,为资本家创造利润。共产主义者不仅要消灭这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而且还要消灭体现这种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教育关系,从而使教育为全体社会成员服务,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服务,为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服务。中国共产党人根据马克思主义教育思想的基本观点,并结合自己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工作重点,具体阐明了关于教育社会地位和作用的基本主张,不仅把发展教育事业看作一种奋斗目标,更是当作一种实现革命与建设事业总目标、总任务的重要手段。党在每个历史时期教育的发展目标和任务是否明确而且行之有效,除了必须遵循教育规律外,还取决于能否正确反映党在各个时期的中心任务。

在党中央的直接关心关怀下,在9 年多时间里,华北联大全体师生按照党中央确定的教育方针,坚持在敌后办学兴校,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并逐渐成为晋察冀边区最著名的高等学府。总体而言,华北联大的发展大概分为三个主要时期。

1938年,毛泽东曾亲笔为陕北公学题词:“要造就一大批人,这些人是革命的先锋队……中国要有一大群这样的先锋分子,中国革命的任务就能够顺利的解决。”(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4页)陕北公学是为民族解放事业而生,反映了党的早期高等教育将唤起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的方针同培养优秀领导干部结合起来,将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作为关键环节汇聚广泛革命力量等特点。

二、在遵循教育规律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开展工作,探寻大学发展的新道路与新模式,既开创大学发展新道路,又有力服务党的中心任务,实现大学发展与社会需求的良性互动

第一,正规化发展时期。华北联大成立后,按照中央既定方针,1939 年7 月12 日开始从延安出发,在成仿吾校长的率领下,跨过日寇和国民党反动派设置的层层封锁线,克服了各种艰难险阻,累计行程达三千多里,最后抵达了敌后抗日根据地—晋察冀边区阜平县办学。1940 年下半年,面对人才培养的紧迫任务,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分局指示,华北联大逐渐扭转战时教育模式,从机构建制和教学体系上加大完善力度,开始向着正规化方向发展。在学制上,除原有的专修科外,还增设了本科和预科教育,使得学制更加完善。在院系设置上,将原来各部改为学院,其中社会科学部改为社会科学院,院长由江隆基兼任,下设法政系和财政经济系。文艺部改为文艺学院,院长由沙可夫担任,设有文学系、戏剧系、音乐系、美术系。工人部改为工学院,院长由成仿吾兼任,下设机械系、探矿系。师范部改为教育学院,院长由成仿吾兼任,下设教育系和中学班。到了1941 年夏,华北联大学生超过了3,000 人,全校教职员工1,000 多人,华北联大处于鼎盛时期。1942 年,为了粉碎日军对晋察冀根据地的扫荡图谋,根据中共中央精兵简政的政策,中共中央北方分局和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决定将华北联大缩编,只保留了教育学院,坚持小规模办学,准备在形势好转时再复校。

1937年5月,毛泽东在延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所作的报告中提出,“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教育上的国防准备,都是救亡抗战的必需条件,都是不可一刻延缓的。”诞生于这一背景之下的陕北公学把直接服务于抗日救国作为主要办学目标。为此,陕北公学开设一系列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的理论与实践课程,如在普通班开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与民众工作》《社会科学概论》《游击战争与军事知识》和时事演讲等课程。以“毕业上前线”鼓舞和激励学生无条件服从抗战和革命的需要,为祖国的抗战事业和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自1937年至1939年短短两年的时间里,陕北公学培养了6000多名干部,“分布在全国各个战场、各条战线,在革命战争的烈火中,在群众运动的激流中,锻炼成长”(成仿吾:《战火中的大学:从陕北公学到人民大学的回顾》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99页)。

坚持为党的中心任务服务,围绕党的中心任务和时代发展大局开展教育教学工作。中国共产党人没有抽象地看待教育与其他社会领域的相互关系以及教育的作用,而是把握教育与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具体联系,明确教育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地位与作用。抗日战争期间,党领导革命的中心任务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的胜利。一切革命工作,包括教育工作,都应围绕这个中心目标。1937年7月23日,毛泽东发表的《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方法和前途》中主张实施有利于抗战的“国防教育”,“根本改变过去的教育方针和教育制度。不务之急和不合理的方法,一概废除。”1937年8月25日,毛泽东在《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一文中再次提出:“改变教育的旧制度、旧课程,实行以抗日救国为目标的新制度、新课程。”

第二,全面恢复时期。1945 年8 月15 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终于迎来了最后的胜利。8月底,华北联大随着我军进驻张家口,按照中共中央指示,华北联大在张家口复校,由成仿吾主持华北联大的全面恢复工作,并将一度迁往东北办学的延安大学大部并入华北联大,延安大学校长周扬担任华北联大副校长。1946 年上半年,迫于各方压力,蒋介石不得不接受了停战谈判,签订了停战协定,并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经过中国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共同努力,政治协商会议取得了重大成就,中国共产党在政治上取得了主动,客观上制约了蒋介石的军事挑衅行动,推迟了内战的全面爆发,国内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和平时期。为了抓住有利时机加快人才培养和学校发展,华北联大扩大了招生地区,除了在解放区招生外,还利用有利形势以半公开方式在平津等大城市招生。一时间,又有一大批知识分子向张家口涌来,华北联大的规模迅速扩大,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1939年7月9日,毛泽东在对陕北公学即将奔赴前线的毕业生发表演讲时,首次提到“三个法宝”,即统一战线、游击战争和革命中心的团结。可以说,建立和发展统一战线也是陕北公学的办学目标之一,“陕北公学是一所统一战线的学校”。一方面,陕北公学接纳不同阶级、不同党派的爱国青年,以科学理论和方式教育他们。由于国民党反动派想方设法截留和阻拦来陕北公学的青年,中央决定在交通更加便利的关中分区创办陕北公学分校。另一方面,陕北公学呼吁男女平等,重视妇女在革命中的作用。学校设立女生队,教授同样的课程,同时鼓励妇女参加革命文艺作品创作与表演,使她们成为中国革命的一支重要力量。

诞生于抗日救亡之际的陕北公学和随后发展的华北联合大学、北方大学、华北大学等是中国共产党创办的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服务的高等学府,为民族解放和革命胜利而办学是其根本宗旨,如何在遵循教育规律和高等学校办学规律的基础上更好地服务党的中心任务,就需要创造性地开展工作,探寻大学发展的新模式。只有这样,才能在党的领导下办好大学,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党的中心任务。战火中诞生和发展的大学不同于和平时期的正规高校,必须以培养革命先锋队为根本宗旨,创造性地开展教育教学活动,贯彻理论联系实际、教学一致与实践运用、少而精与通俗易懂等原则开展工作。

第三,转移办学时期。1946 年6 月,蒋介石悍然撕毁政协决议和停战协定,大举进攻解放区,内战全面爆发,华北形势骤然紧张。在这样的背景下,华北联大不得不撤离张家口,迁往晋察冀三省交界的广灵县山区。为了适应战时需要,华北联大及时缩短了学制,培养战时急需的党政干部。1947 年后,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西部和华北战场不断取得胜利,整个解放区的形势也逐渐稳定下来,华北联大再次抓住有利时机加快发展,原有院系也逐渐恢复。随着解放战争形势的日新月异,中央决定将晋冀鲁豫和晋察冀解放区合并成立华北解放区,区内的教育机构也因此进行大规模调整。根据中央部署,1948 年8 月,华北联大与北方大学合并,成立华北大学,华北联大就此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坚持群众路线,通过民众教育和文艺宣传等扩大教育受众面,是陕北公学为民族解放事业服务的重要经验。其一,开展群众路线课程学习。陕北公学教育计划中一门重要的课程是《民众运动》,以民众教育的方式团结大多数人,坚持群众路线,教导学员开展民众运动。其二,培养对人民群众的革命感情,除参与军事训练、理论学习外,陕公学员积极参加建校劳动和农业生产劳动,“锄头和土地石子发出铿锵的和谐的合奏”(《陕公生活》,读书生活出版社1939年版,第6页),提高生产实践能力,培养同劳动人民的深厚感情。其三,以正确的理论武装群众参加抗战运动。学员广泛地开展动员群众工作,激发人民群众的革命热情,凝聚群众力量抗击日本侵略者。陕北公学还在延安成立了陕公剧团、陕公文工团,在枸邑分校成立了陕公流动剧团。这些革命文艺社团先后创作和排练了《放下你的鞭子》《送郎上前线》等优秀剧作,受到了人民群众的广泛好评和热爱,提高了群众的思想和阶级觉悟,收到了良好的宣传和动员效果。

1937年11月开办的陕北公学的主要任务是“培养抗日先锋队”。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陕公没有按照传统大学的办学模式培养人才,而是重新研究了教育计划,决定将陕北公学改为培养干部的短期培训班性质的学习,设立普通班和高级研究班,重点办好普通班,普通班学习时限为三四个月,高级研究班学制一年,主要培养师资。教育教学内容是“七分政治、三分军事”,培养政治、理论干部为主。抗日军政大学和陕北公学的办学宗旨、教育方针一致,但分工不同、各有侧重,抗日军政大学以培训军事干部为主,教学计划是三分政治、七分军事。为了实现培养抗战干部的目标,陕北公学确立了四个方面的教育内容,即革命的政治教育、民众运动和政府方针教育、军事教育、劳动教育,其中特别重视对革命知识青年进行政治教育。

华北联大体现了鲜明的办学特色,是我们党探索新式高等教育的重要里程碑

二、造就革命先锋队:培养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陕北公学培养的是抗战干部,学员必须能够适应战争环境下的工作和生活,因此学校虽然以政治教育为主,但也重视军事教育。军事教育以急用、实用、适用为教学原则:急用,就是急切需要的知识与技能先学;实用,就是密切联系战争实际,能够使学员学以致用;适用,就是适用于工作、战斗的艰苦环境,使理论与实践知识能够充分发挥作用。为使学员毕业后就能组织、发动人民群众同敌人进行斗争,陕北公学的军事教育抓住学校学制短、课时少的特点,着重教授抗日民族革命战争急用、实用、适用的游击战争方法。军事教育按照急用先学、实用多学的指导思想制定教学计划,内容包括军事授课、军事训练和军事生活管理。1938年3月,陕北公学副校长李维汉在全校大会上作报告时强调:“陕公今天的教育方针,就是要帮助青年获得抗战中实际工作的方法与民族自卫战争的最低限度的理论基础。”“我们需要把革命的理论与革命的实际联系起来。”“教育方针(即训练抗战人才)是比较固定的,但课程、教材等则不能是固定的,是要依着抗战发展的需要而变更的。”因此,陕北公学规定,教学计划确定以后不能随意改变,全体教职员、学员都要为完成教学计划而努力。但计划不是固定不变的,特别是战争时期形势变化莫测,在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时不能墨守成规,必须随时根据战争局势的变化和形势对干部的需求调整教学内容和时间安排,制定出临时教学计划并组织学习。战争的紧迫性决定了陕北公学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使学员达到培养目标,因此安排教学内容必须采取少而精的原则。要在短时间内快出人才只能精简教学内容,但精简不等于粗糙、简单,而是要抓住关键、重点深入,对急需的知识、关键的问题有重点地深入讲解,并力求通俗易懂。例如,教员把边区货币和国民党统治区的银元进行对比,银元因物价上涨而不断贬值,国民党还滥发纸币,使得物价每天都不相同;而边币稳定,人民生活有保障。在对重点问题深入讲解的同时,通过组织学员详细讨论,达到学深学透,在最短的时间里取得最大的收获,使学员毕业就能从事抗战工作。少而精的原则是针对抗日战争的紧迫形势和陕北公学以办短期训练班为主的学校性质提出来的,学校在少而精地安排教学内容的基础上仍然强调刻苦学习,鼓励学员尽量多学一点、学好一点。

华北联大虽然办学条件简陋,而且多次迁徙,机构设置也几经调整,但在党的领导下,始终坚持向着革命化、正规化、知识化方向发展,逐渐探索出一条既适合战争需要又符合教育发展规律的有效模式,使之成为当时全国高等教育领域一所十分令人瞩目的高等院校。

高校立身之本在于立德树人,办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是核心环节。回顾中国共产党创办高等教育的历程,党始终在行动中回答“培养什么样的人”的核心问题。陕北公学作为党对高等教育的探索者、先行者之一,开拓了中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新局面。

本文由教育资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王大广:华北联大的办学特色及历史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