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代史研究所第75期青年读书会活动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奢侈的女人》,巫仁恕著。台湾学者巫仁恕曾著有《品味奢华:晚明的消费社会与士大夫》。本书同样探讨消费文化,只是研究目标锁定在江南妇女上。明清之前奢侈消费是上层社会极少数人的专利,明清之后普及到中下层,而妇女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士大夫把人们对时髦服饰的追逐称为“服妖”,甚至认为与国家兴亡有关。

第三位引言人魏兵兵指出,巫教授主要以明清社会文化史研究闻名学界,写作此书可谓是一次“跨界”挑战。全书主旨鲜明,资料丰富,叙述流畅,是一部可读性很强的史学著作。拜读学习之余,如果吹毛求疵的话,尚觉有几点意犹未尽处。首先,作者选取茶馆、菜馆、旅馆和烟馆这四类城市空间为切入口观察城市生活,自有根据,若能在序言中就研究视角和方法进行更充分的阐述,当有利于读者更准确地把握其立意与用心;其次,作者利用了沦陷时期苏州商会的部分档案,若能同时挖掘这一时期苏州市政府社会局、警察局以及地方法院档案(当然,前提是这些档案对外开放)中与城市生活直接或间接相关的记录,可进一步丰富资料来源和叙述内容;最后,作者通过对沦陷时期苏州“四馆”繁盛情形的论析,指出了一般民众在“苦闷中”寻出路、“逃避现实”、“及时行乐”的心态,但若能对“四馆”中的日常生活进行更微观细致的考察和剖析,进一步探究其中所反映的群际关系、社会矛盾和民众心理,或可使全书内容更为充实、丰满。

(4)向你的偶像学习。

当自己遇到困难或者麻烦的事时,把自己的身份叠加在偶像的身上,想象当这件事情发生在偶像身上时,他会怎么做,会有怎样的想法。

《愿上帝保佑法兰西厨子》,彼得·梅尔著。“和好吃的、好喝的打交道好像容易引出人性善的一面。很难想象一个悲观厌世的人会愿意花上许多时间,捣腾出能给他人带来满心愉悦的东西。”法国人太爱吃了(也许只有中国人可以一比),比如,为了吃到美味的蛙腿,吃货们专门赶到法国东北部的孚日省,加入蛙腿爱好者协会。

黄道炫研究员指出,从“序”可知,巫仁恕教授研究沦陷区的苏州,背后有很多个人的关怀,这本书很可能是在实现他的某种情怀,与此前的明清社会经济史研究不太一样。这本书写得很扎实,不过,如能更多地交代苏州的历史地理等要素会更好,比如交代苏州特殊的地方,苏州是向近代迈进的代表,而非传统地区的代表。总之,从各个方向呈现出苏州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此外,书中“人”的形象不太饱满,或许可以进一步突显人的主体性,人不再是事件的附属品,以区别于传统史学。从抗战史角度言,该书提供了许多材料和史实,难能可贵,若能推演出更完善的解释体系,具备更宏大的关怀,将会引起更多不同领域学者的关注。

(1)建立自己的书单。

将读过的书,写出自己的书评或者读后感,发表在自己的博客或者豆瓣书评里,当你的读者越多,读者给你的反馈也越多,下次再读书的时候也会更加深入的阅读。更有和读者互动之间彼此推荐书目、分享书单,形成一种新的读书形态。每本书、每个书单都可以设置相应的标签,每个标签下的其他书都可以通读一遍。不仅可以建立系统的框架体系,因为是同一标签下的书目关联性较大,复式的记忆也会加深阅读和理解。也称作标签阅读。

《人类砍头小史》,弗朗西斯·拉尔森著。有了换头术的设想,砍头在今天似乎没有那么惊悚了。那么,历史上人们是怎么看待砍头这件事的?这是英国学者弗朗西斯·拉尔森感兴趣的,她这本书从克伦威尔那颗被一枚长钉洞穿的头颅写起(它的某一任主人喜欢带着它去赴早餐会),一上来就勾起了读者的八卦之心。

首先,吴敏超介绍了选读巫仁恕教授《劫后“天堂”:抗战沦陷后的苏州城市生活》一书的缘起:第一,这本书的议题有值得讨论的空间。抗战时期的沦陷区研究相对于国统区、根据地研究,积累较为薄弱,推进较为艰难。近年来虽取得一定进展,但可以深入研究的问题还很多。第二,这本书涵盖的范围比较广泛,抗战史、社会史、经济史和城市史等很多研究领域的青年学者,都可能对这本书产生兴趣。巫教授长期致力于明清社会经济史研究和城市史研究,苏州是他非常熟悉的地方,学术界有关苏州的城市史研究成果也十分丰厚。

(1)培养自问自答,自我反思的习惯。

明白自己的问题,你才能根据问题对症下药,得到满意的答案。读书也是这样样,当你明白作者的意图,为什么这样写的时候,就能较快的进入角色,边读边提问边思考。作者斋藤孝,既为大学老师,也是学者,深谙其中道理,所以在本书的创作过程中也多处用自问自答自我反思的方式,从生活细节之处见思考,见阅读。

图片 1

第二位引言人李俊领因故缺席,其书面发言由本所博士后张淑贤宣读。李俊领认为,《劫后“天堂”》一书探讨沦陷时期苏州的城市生活,属于抗战史研究,也属于近代中国社会史研究,是研究抗日战争与中国民众日常生活的著作。近期相关著作有加拿大学者卜正民著《秩序的沦陷:抗战初期的江南五城》(商务印书馆2015年版)和日本学者石岛纪之著《抗战时期的中国民众:饥饿、社会改革和民族主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年版)。这三部著作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探讨抗战时期底层民众的日常生活。当然,他们的侧重点不同,或重在城市民众,或重在乡村民众。他继续指出,沦陷时期民众的日常生活因为当事人留下的史料稀少,研究难度比较大。这可能是国内学界较少关注这一问题的原因之一。另外两个原因,一个是目前中国近代社会史研究还没有本土化的解释体系和理论。在历史解读的深度和整体性上,远不能和政治史相比,而且现在还不时听到对社会史研究“碎片化”的批评声音。在这种情况下讨论抗战时期民众的日常生活,很可能出力不讨好。再一个是,如何理解抗战时期民众的行为逻辑与精神世界。对沦陷区民众的理解与同情可能会涉及历史叙事“去道德化”的问题,可能涉及对日伪政权的评价问题。因此,巫教授在《劫后“天堂”》一书的序言中特别说明“本书绝非为合理化汪伪政权或日本人统治沦陷区而作”。李俊领说,阅读该书后还感觉到有一些不够过瘾的地方:第一,史料有待于进一步发掘。如1938年出版的《沦陷区域的非人生活》(曹乃珉编,新生书局1938年版)有一篇《苏州的恶梦》,记录了该文作者在沦陷时期往返苏州与光福镇保护当地民众免遭日军摧残的经历和体验。第二,日常生活研究因为材料的琐碎,很难有精彩的叙事,也不容易做到人类学所谓的“深描”。《劫后“天堂”》一书既不多见血肉丰满的人物,也很少呈现当时在苏州的日本人的面孔,多数叙事的画面感较弱。第三,期待对民众的日常反抗多一些讨论。当时苏州民众除了无奈与妥协,还有没有低姿态的避免公开反抗风险的日常反抗技术,比如偷懒、装糊涂、开小差、假装顺从、暗中破坏等。

(2)除了眼睛看书耳朵也可以听书。

在5个月的时候,胎儿就有了听力,这时候父母开始给胎儿讲故事、唱歌、朗诵诗词,以促进胎儿健康正常的发育。由此可见不只眼睛可以看书,耳朵也可以听书,且耳朵听到的声音更容易在大脑里形成影像,更容易集中注意力去听书中的内容。

图片 2

2018年1月30日,近代史研究所第75期读书会在后副楼会议室举行,本次活动由经济史研究室吴敏超副研究员主持,特约嘉宾为高士华研究员和黄道炫研究员,本所青年科研人员吕文浩、李在全、徐志民、云妍、张会芳、张海荣、魏兵兵、王康、李珊、彭姗姗、冯淼、赵妍杰,博士后张淑贤、任超、李政君、王春林以及访问学者刘志鹏等20余人参加讨论。

(2)看电影前先看原作。

这样当一本你读过的书被搬上荧幕,当你看到演员、配音的时候会在心理有这样的猜想或者乐趣,他来演这个角色刚刚好,或者这个角色由谁来演会更好的,演员怎样演可以表现主人公悲痛的心情,情景怎样转换才显得有逻辑可循……你虽然不是导演,但在读书和观影的过程中实现了导演梦。

图片 3

图片 4

作斋藤孝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并在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教育学研究修完博士课程,现为明治大学文学部教授。可能因为作者既是学者也是教授,所以读完《深阅读》再回答前面问题的时候会有种说到心坎里的感觉。

图片 5

最后,所内青年科研人员先后谈了对该书的看法,并就民族情绪、畸形繁荣、“协力政权”等问题做了深入而热烈的交流。

3. 如保持阅读的5个习惯

本文由文学知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近代史研究所第75期青年读书会活动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