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百年的文化符号!商务印书馆与历史发展同频共振

中新社北京2月11日电 题:120年商务印书馆不忘初心再出发

从1897年到2017年,商务印书馆走过了120年。

图片 1

中新社记者 应妮

120年来,商务印书馆历经沧桑,其生命力就在于创新。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说,从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到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从《新华字典》到工具书王国,从出版纸质书到纸电同步出版这都是商务印书馆坚持继承与创新的有机统一的结果。2016年是商务保持稳定、稳中求进的一年。通过内容的改革创新,做实主题出版,构建新的产品结构,创新营销模式等举措,较好地实现了各项经济指标,品牌影响力持续提升。于殿利说,2016年商务印书馆重印率大幅度提高,重印种同比增长68%。这充分表明,我们出版的图书是有长久生命力的产品。 于殿利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2016年,商务印书馆进一步加大了主题出版图书、重点社科书以及乡土文化、区域文化和传统文化艺术图书的出版力度。《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数说一带一路》《供给侧改革:理论、实践与思考》等一批主题出版图书获得好评;汉译名著的权威全译本、精装本受到读者欢迎;出版的博物之旅、《花与树的人文之旅》等自然博物类图书,在获得诸多大奖的同时也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如何阅读一本书》《走到人生边上》,国际文化版图研究文库等一大批社科书及面向学生的经典名著大家名作系列图书都取得了很好的销售业绩;心赏丛书之《如是清凉》获得中国最美的书称号。 与此同时,2016年,商务印书馆在媒体融合方面发展迅速,微博阅读量近一亿,官方微信发布文章719篇,总用户数10.3万人,社科类出版社分榜排名居首位,总榜前三,获得首届大众喜爱的微信公众号;2016年开始的乡村阅读中心的建设、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阅读体验店的建设,书香机关书香企业书香学校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已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商务印书馆正由单一出版机构向内容资源和阅读服务机构的角色转变。于殿利如是说。 展望丁酉 2017年是商务印书馆120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对我们来说,就是不忘初心,再出发。120年,我们正年轻。于殿利坦言,虽然现在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出版的环境和手段在改变,但商务印书馆的发展始终源于传世之作的产品。为此2017年,商务印书馆要深化内容创新、推进文化营销、加速全媒体整合,做好馆庆120年的各项工作。 近年来,商务印书馆非常重视国学类图书的出版,出版了一批国学经典和传统文化图书。还专门成立了涵芬国学工作室,致力于国子监官韵诵唸系列的推广等。2017年,我们将进一步加大这方面的力度。于殿利表示,在经典著作方面。2017年,将陆续推出汉译名著第16辑,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第三批100本也开始出版。同时我们将根据读者的需求,陆续推出汉译名著的权威全译本。于殿利说,目前商务印书馆在自然博物和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的图书已渐成气候,自然博物系列已经成为商务印书馆重要的产品线。今年《南极洲:从英雄时代到科学时代》《可装裱的中国博物艺术》《可装裱的印度博物艺术》等都是重点书。另外,我们还将推出商务印书馆120年特别奉献的图书。如在中国近代史上产生过巨大影响的《天演论》《茶花女》等会影印出版;《万有文库》会选择精品重新出版120种经典书。 于殿利透露,继去年全国第一家、第二家商务印书馆乡村阅读中心在河北省武安市阳邑中心学校、安徽省绩溪县上庄毓英学校揭牌后,2017年上半年,商务印书馆至少要建成3家乡村阅读中心。希望能以商务印书馆雄厚的专家资源做支撑,加强对乡村老师的阅读培训和指导,让乡村的中小学生掌握科学的阅读方法,养成良好阅读习惯。同时,依托学校资源和场地来影响村民,把农村、城市社区公共阅读服务资源整合和互联互通,探索一种以学校辐射村镇的乡村阅读推广新模式。 关键词:商务印书馆

1897年商务印书馆成立。 资料图

120年前的今天,商务印书馆在上海成立,成为中国现代出版事业的开启者。大多数学术文化名人,包括张元济、高梦旦、王云五、郑振铎、胡愈之、陈翰伯等耳熟能详人物都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核心阅读

横跨三个世纪,商务印书馆创下诸多“第一”:出版中国第一部英汉字典《华英字典》,与严复签订中国第一份正式版税合同,出版中国近代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翻译小说丛书《说部丛书》,最早翻译出版《天演论》《国富论》等外国先进的思想学术名著,出版了中国第一部大型现代语文辞书《辞源》,建成了亚洲第一图书馆——东方图书馆,还邀请印度诗人泰戈尔、英国哲学家罗素和美国哲学家、教育家杜威等到中国讲学。凡此种种,奠定了商务印书馆在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难以匹敌的地位。

商务印书馆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现代出版机构之一,在其1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始终与时代同频共振,积极面对各类机遇与挑战,做好文化整理,探索出版创新,承担社会责任,用百年耕耘擦亮金字招牌。

抗日战争时期,一位日军司令说:“炸毁闸北几条街,一年半就可恢复,只有把商务印书馆这个中国最重要的文化机关焚毁了,它则永远不能恢复。”商务印书馆总管理处、总厂及编译所、东方图书馆等被炸焚毁,纸灰纷纷扬扬飘洒于空中,数日不绝。在此情境下,商务人提出“为国难而牺牲,为文化而奋斗”的口号,被炸后半年即复业,实行日出新书一种。

精选33个经典外交案例、反复研讨修改、采用讲故事的形式……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前夕,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一书,引发诸多学界专家关注。“这本书,对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具有借鉴意义”“为传播学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与思考”……在新书发布会上,与会专家们讨论热烈。

进入新中国后,商务印书馆率先把东方图书馆的藏书全部捐献出来。经历过“文革”后,出版了《新华字典》,正式出版《现代汉语词典》,出版《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词典》《俄汉便携大辞典》等,推出堪称经典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1897年创办于上海,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毁于战火,后以“为国难而牺牲,为文化而奋斗”为口号立志复兴;120多年的商务印书馆,历经跌宕起伏,它所编著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辞源》《新华字典》等一大批精品佳作为人们所熟知。作为“工具书王国”与“学术出版重镇”,商务印书馆这块“金字招牌”越擦越亮。

“120年来,商务印书馆历经沧桑,其生命力就在于创新。”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如是总结。

■与历史发展同频共振

从彩虹色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到“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从《新华字典》到“工具书王国”,从纸质书到纸电同步出版,商务印书馆的市场眼光与文化品位赢得了业内口碑。于殿利介绍,2016年商务印书馆重印率大幅提高,图书重印种同比增长68%,“这充分表明,商务出品的是有长久生命力的产品,是长销书”。

做书的依循,就是国家之需、民族之需、时代之需

面对数字阅读的冲击,商务印书馆在媒体融合方面发展迅速,微博阅读量近一亿,官方微信圈粉十万余人,社科类出版社分榜排名居首位。

上世纪80年代,于殿利在大学图书馆里如饥似渴地阅读介绍外国学术成就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大学毕业后,他如愿成为商务印书馆的一名编辑。谈起近30年的工作经历,现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的他感慨道:“虽有艰苦,甘之若饴。”

除了内容资源,商务印书馆还着力打造阅读服务平台。2016年开始的乡村阅读中心的建设、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阅读体验店的建设,“书香机关”“书香企业”“书香学校”等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业已取得显著社会效益。据透露,2017年上半年,商务印书馆至少还要建成3家乡村阅读中心。“我们希望能以商务印书馆雄厚的专家资源做支撑,加强对乡村老师的阅读培训和指导,同时依托学校资源和场地,实现农村、城市社区公共阅读服务的互联互通,探索一种以学校辐射村镇的乡村阅读推广新模式。”

2009年,商务印书馆计划再出版一套系统梳理近代以来中国人学术与思想成果的“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这两年,商务印书馆又着手策划出版了一套“中华当代学术著作辑要”,体现中国学术界在改革开放以后所取得的成果。于殿利说:“一代有一代之学问,商务印书馆的学术出版,也应该与历史发展‘同频共振’。”

2017年,对商务印书馆是一个不忘初心的再出发。“120年,我们正年轻。”于殿利说。

和历史“共振”,《辞源》就是一例。面对外来侵略,1915年,《辞源》第一版出版。蔡元培评价说,《辞源》的出版是“保种”行为——保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留住文化的根。

本文由文学知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穿越百年的文化符号!商务印书馆与历史发展同频共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