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血饮:全面揭秘沙特与西方联合操控的全球恐怖主义网络!

艺术 1

【中东是一块富饶的土地。让我们感到痛心的是,这里迄今仍未摆脱战争和冲突。中东向何处去?这是世界屡屡提及的“中东之问”。少一些冲突和苦难,多一点安宁和尊严,这是中东人民的向往。有一位阿拉伯诗人曾说“当你面向太阳的时候,你定会看到自己的希望。”中东蕴含希望,各方要在追求对话和发展的道路上寻找希望。】—— 习近平2016年1月21日在开罗阿盟总部讲话。

麦卡蒂的原图,作为系列作品《战争玩具》的一部分许多艺术家都经历过因自己的作品被大公司挪用而义愤填膺的情形。但是极少数艺术家经历过像布莱恩麦卡蒂一样面临的问题,他的作品被ISIS恐怖组织挪用了。麦卡蒂在浏览 Pixsy网的时候,发现ISIS今年早些时候没经过他的同意挪用了他的一幅作品。Pixsy网是一个让摄影师可以追踪自己照片的用处,并反侵权的网站。他很震惊地发现他的图片辛德瑞拉被恐怖主义用ps技术修过图,做成了恐怖主义团体的旗帜。他在自己的脸书上贴出了这张图片,他的阿拉伯朋友确定麦卡蒂的图片被ISIS组织修改为宣传海报。麦卡蒂在接受外媒Hyperallergic的采访的时候说:我不喜欢商业偷窃,但是我对这种事非常迟钝。ISIS组织对我图片的盗用却和商业偷窃完全不同,也会引起更多恐慌。麦卡蒂的原图是他系列作品《战争玩具》的一部分,他从2011年就开始创作这个系列作品。在西亚的难民营中,麦卡蒂根据战争地区的小孩在进行艺术治疗时的绘画来创作作品,在作品中他用到了从战争区捡回来的玩具。麦卡蒂说:该系列的作品是表现出孩子在战争中的经历。ISIS版本的麦卡蒂作品ISIS盗用的图片是麦卡蒂根据一名加沙小女孩的绘画创作的,小女孩的画中有一个哭泣的女孩,四周被士兵,坦克和导弹包围。ISIS的盗图行为充满残酷的讽刺感。麦卡蒂说:他们把一个小女孩对战争真正的恐惧感变成了用来宣传极端主义的东西而极端主义正是这一切无法诉说的死亡和痛苦的来源。大多数ISIS对他图片的盗用可以追溯到2014年8月,麦卡蒂说在2014年这些修改过的图片开始通过推特在恐怖主义者之间传播开来。当麦卡蒂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图被ISIS盗用后,他联系了Pixsy的创始人丹尼尔福斯特,而后者找了一个有国际法背景的朋友,咨询针对ISIS的行为可以采取什么行动。麦卡蒂说:他们认为在国际法庭可以采取一些措施,但是任何法律上的胜利都只是象征性的。我不可以接受任何恐怖组织的赔偿金,即使我用恐怖组织的每一分钱来资助全球难民艺术治疗项目。在 Pixsy网站中的一篇博客中,福斯特也解释道根据《数字千年版权法》(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他可以成功地要求这些盗用的图片从像推特和博客服务 上删除。他写道:这些网站很快就回应了我们的请求,并且很快删除了这些图片。麦卡蒂表示这次事件并没有打消他继续创作自己系列作品的念头。他计划不久就回到贝鲁特,并和黎巴嫩的难民们通过非盈利组织如凯亚基金组织共同合作。麦卡蒂说:不幸的是在黎巴嫩有许许多多孩子都身处战火纷飞中。

昨天夜里伊拉克举国欢庆,主要城市巴格达、费卢杰、拉马迪市的居民纷纷举行庆祝活动,因为就在昨天,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正式宣布摩苏尔全面解放。摩苏尔,这座被ISIS霸占3年多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终于迎来解放。作为IS在伊拉克的大本营,也是其最高头目巴格达迪自封哈里发之地,摩苏尔与16年11月解放的阿勒颇一样都是百万人口的大型城市,收复摩苏尔无疑标志着盘踞在伊拉克的IS遭受重创,反恐战争又迎来一个重大成果,这是全人类反恐战争的胜利。下图为满目疮痍的摩苏尔。

编辑:徐啸岚

艺术 2

艺术 3

堪比中国抗日战争胜利般的庆祝背后是伊拉克人付出的沉重代价,400万人口的摩苏尔解放以后人口骤降到100万出头,除掉出逃和死于战争的居民,人口减员在百万以上,他们大部分死于ISIS屠杀、对以色列、西方进行的人体器官走私、吸毒等,将三年时间压缩成3个月的话,其惨烈程度堪比南京大屠杀。在这场屠杀中,逊尼派、什叶派、亚述基督徒均惨遭杀戮。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ISIS。本篇文章血饮将为大家全面解读ISIS为首的恐怖组织的全球网络以及背后支持的暗黑势力。

7月5号,英国智囊团亨利杰克逊组织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报告指出沙特是英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瓦哈比极端主义首要的外国资助者。沙特阿拉伯政府在2007年全球范围内花费了40亿美元出口瓦哈比极端主义(ISIS和其他恐怖主义团体遵循的就是瓦哈比极端主义)。目前沙特在英国推行瓦哈比极端主义方面一共兴建了110个清真寺,而2007年只有68个。

艺术 4

这些清真寺和学校无一例外使用的都是沙特教材,与恐怖分子使用的教材一模一样。通过学习不断的培养英国本土宗教领袖。事实上这份报告早就应该被公布,但被特蕾莎政府给压下来了,而这篇报告也指出英国“对于支持外援伊斯兰极端主义挑战的决策者来说,反应不大。”近日不顾民意反对,特蕾莎政府同意对沙特进行军售。事实上特蕾莎政府对于沙特瓦哈比的渗透并非不知情,而是装瞎,军售只不过是表面原因。真正原因是英国在背后支持恐怖组织。

下面我们就来详细叙述一下沙特构建全球恐怖主义网络利用的工具。大家都知道沙特是有名的世界土豪,为了构筑这个恐怖主义网络沙特利用了两个网络,第一个是伊斯兰世界的外汇地下通道哈瓦拉,另外一个是沙特和卡塔尔等国家组建的全球雇佣兵训练输送网络马德拉斯。这两个网络又与沙特在伊斯兰世界广泛构建的瓦哈比极端主义清真寺和学校相连。举个例子,瓦哈比极端主义清真寺和学校是整个网络运行的心脏、哈瓦拉和马德拉斯网络就是这个恐怖主义网络运行的动脉和静脉,恐怖分子和金钱就是这个网络输送的主要介质。在这个系统之外则是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提供的政治和军事支持。这样就构成了一个体内和体外循环网络。下图为叙利亚政府军为首的国际反恐联盟旗帜。

艺术 5

让我们来挨个分析这个恐怖主义网络的构成要件,首先来看下哈瓦拉,众所周知911事件以后世界各国加强了对基地等恐怖主义组织全球资金链的打击,但这并没有阻碍恐怖主义资金的全球流动,ISIS甚至利用将贩毒和贩卖人体器官的资金输送回中东,哈瓦拉在里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那么这个哈瓦拉到底是什么东西呢?哈瓦拉一词的阿拉伯语含义是指“约定好的票据”或“交易用的账单”,哈瓦拉是独立于传统银行金融渠道的非正统、非主流的汇款系统,就是一个地下外汇通道网络。它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汇款方式,利用哈瓦拉可以将伊斯兰国家和地区内任意一个点的资金转移到另外一个点。因为能够规避现代银行监管,所以被犯罪分子用来洗钱,2002年6月25日,加拿大传讯中国厦门远华案嫌疑主犯赖昌星,指控他通过哈瓦拉洗钱。哈瓦拉在全球加强打击恐怖主义资金以后被沙特充分利用了起来。借助哈瓦拉沙特将资金源源不断输送到世界各地,买通当地官员为瓦哈比极端主义扩张扫清政治障碍。

艺术 6

另外一个网络是马德拉斯,这个网络主要负责人员输送,将瓦哈比极端主义洗脑过的恐怖分子通过各种交通方式送往制定地区接受恐怖训练和完成恐怖袭击。所有恐怖分子均能在马德拉斯网络上任意两个点上来回移动,这就是为什么ISIS和基地组织能够在整个亚欧大陆、甚至非洲地区随时发动恐怖袭击的原因。菲律宾这个距离叙利亚数千公里外的国家能够迅速出现大量ISIS,秘密就在这里。这个网络也同样需要在各个节点上买通关系,这又需要哈瓦拉金钱网络的支持,二者是典型的共生关系。

这个体系最终目标是培养输送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的培养首先需要输出瓦哈比极端主义,借助全球穆斯林拜谒麦地那和麦加圣城的机会,沙特积极拉拢收买其中的野心家。让他们成为瓦哈比极端主义在当地发芽的种子,然后通过哈瓦拉系统金钱收买扶持极端分子和当地政府官员。收买政府官员以后就开始在当地大肆修建瓦哈比清真寺和阿拉伯语学校,在内部使用与ISIS、基地组织等恐怖分子同样的沙特教材,进行宗教洗脑,然后选拔其中的狂热分子,通过马德拉斯网络送往世界各地的恐怖主义训练营接受恐怖主义训练。最终送往伊拉克、叙利亚、南高加索、非洲、中亚、新疆地区完成沙特和西方指定的任务。

艺术 7

在这个全球恐怖主义网络中,收买当地官员构建恐怖主义网络的节点是关键。没有这些保护伞,整个网络是运行不起来的。而更多的证据显示被收买的官员中甚至包括国家最高领导人。2016年4月16号沙特官方承认沙特王室曾赠与马拉西亚总理纳吉布7亿美元。金额如此巨大,怎么可能是无偿赠与的呢?实际上这些钱不过是收买纳吉布的默认瓦哈比极端主义扩张的买路钱。中国境内的东突恐怖分子去往土耳其,中间在马来西亚转机的时候是由当地极端分子接应的,否则穷途末路又没文化的东突如何一路畅通前往土耳其和叙利亚?

今年5月23号,ISIS攻击菲律宾南部,马来西亚和印尼境内大量的极端分子迅速与菲律宾境内的ISIS汇合,如此多的极端分子在马来西亚眼皮底下存在,与纳吉布睁眼瞎式的默许是分不开的。在中国西北地区,瓦哈比极端主义正通过金钱收买腐蚀地方干部,默许瓦哈比极端主义传播、修建清真寺培育恐怖分子。以新疆地区为例,不断蔓延的腐败已经严重削弱了国家对新疆地区的控制。

艺术 8

2017年5月24号,中纪委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党委副书记、司令员刘新齐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作为新疆稳定中流砥柱、戍边屯卫的建设兵团牵扯腐败令人痛心。2017年5月31号新疆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育厅原党副书记、厅长沙塔尔·沙吾提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事实已经证明,腐败削弱国家机关执行力,助长恐怖主义渗透蔓延,已经严重危害西北边陲的国防安全。

同样的套路,沙特的瓦哈比极端主义在世界各地扎根以后,就开始逐步侵蚀当地的政治生态,排挤伊斯兰正教势力,逐步以极端教法取代国家权力机构的法律法规,捆绑残害底层少数民族群众,成为事实上的独立王国。这个过程中他们会成立自己的政党组织,同时暴力对抗所在国的强力机构,并且与境外的西方势力勾结,英美则以宗教信仰自由、当事国镇压当地少数民族、危害人权为借口介入,借机发动武力干涉,分裂目标国,这套把戏西方和沙特一直在波黑、南联盟、车臣、新疆等地联合上演。以沙特渗透瓦哈比做前站铺路,制造对方国家内部宗教民族对立以后,西方再乘机介入。

艺术 9

这一安排对美国来说,等于免费为其提供了一个全球雇佣兵力量,在传统和直接军事力量无法介入的时候,就可以发动代理战争,而当代理战争无法实现华盛顿目标的时候,也是美国直接军事干预的借口。最典型的就是叙利亚内战。先驱使ISIS从伊拉克进入叙利亚,在政府军目前取得优势的时候,又栽赃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为直接军事介入制造借口。

再以西方分裂科索沃为例,科索沃解放军创始人萨奇就是一个被南联盟通缉的瓦哈比极端分子,他创立的特莱尼察组织,将南联盟战俘器官活摘以后走私贩卖给以色列。科索沃现在也成了恐怖主义巴尔干通道。当地的恐怖分子通过沙特的全球恐怖主义网络进入叙利亚为沙特和西方战斗,这同时也是塞尔维亚反恐国际志愿者参加叙利亚政府军打击恐怖主义重要原因。

艺术 10

本文由艺术专栏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艺术血饮:全面揭秘沙特与西方联合操控的全球恐怖主义网络!